bokee.net

总裁/总经理博客

自留地

正文 更多文章

赤胆忠心同样换不到工作保障

一般人普遍视忠诚为美德,但也有一派学者反对这种说法。他们认为企业对员工的忠诚度过于依赖是件危险的事,而期望双方以忠诚来做约束,那更是太浪漫、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  在当今变动频繁、变化莫测的工商业社会中,许多名词的原义已渐次模糊,慢慢被铺陈上了新义。例如「团体」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名词,原本指的是某个社会单位之下一群互依共存的个人,界定非常清楚,演变至今界限已不再那么分明,只要是在心理上互相认同的个人,就可视为团体的一部份,比如说「同志」。
  众多名词的意义有了变化,大家的价值观和想法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。譬如说,尽管工作还是多数人生活的最大重心,但「员工忠诚」这个二十年前大家还珍惜有加的观念,现在已有人嗤之以鼻。一些较为年长的上班族在受到裁员激流冲击之际,不免会缅怀过去从一而终、终身保障的工作型态,但有些学者专家不做如是观。他们认为对企业尽忠尽诚以换取终身保障的想法是种错觉,其实忠诚度和工作保障之间并不相关。换句话说,工作只是个跳板,过自己的日子比较重要。

「忠」「诚」意义物换星移

  在一般人依然普遍视忠诚为美德,并且认为员工忠诚是企业存亡一大关键因素的当前,这种言论不啻耸人听闻,颇具颠覆性。这两极化的意见各说各有理,甚为热闹。拥护忠诚的理由我们多已耳熟能详,例如忠诚可促进员工合作、是团结的力量来源、而如果雇主和员工之间没有了忠诚,就失去了维系力量等等。而一般员工也多半认为,公司「应该」要感怀忠心干部,因此裁员的刀斧「不应该」落到自己头上。那么反对派怎么说呢?我们现在就来听听他们是如何的振振有辞。
  先从忠诚这两个字的意义谈起。所谓「忠」,本是矢志效命君权的意思。那些对工作忠诚的观念并不以为然的反对派人士认为,在当今的民主社会之中,我们早已无君可效,反而是民主政府应该对人民「尽忠」,也就是尽力为人民做事。连效忠的对象都能够逆转,谁能够苛责那些对组织「不忠」的员工呢?换句话说,员工要跳槽是员工的权利,组织不宜以「入门一日,则终身为我族人」期望之。
  再谈「诚」。一诺千金,可谓是「诚」的最佳脚注。忠诚观念的拥护派认为,企业的聘雇就是一种承诺,而组织应该有使命感,对自己的承诺负起责任。问题是,在企业并购、裁员风潮日甚一日之际,公司高层都物换星移了,在下层的员工如何能坚持要企业遵守承诺?有位学者就这么解释:「有人认为,企业雇主应该让员工的就业更有保障,这是社会责任。可是换个角度来看,如果你本来是某种商品的忠实爱用者,现在该商品价格上扬或质量发生了很大的问题(象三鹿奶粉),你有没有社会责任继续去买它呢?又如某家企业的投资者发现该组织经营不善,他有没有社会责任要继续投入资本,购进更多的股票呢?」

纠纷来自不切实际的期望:

  反对派学者因此以为,当今社会中主雇双方之所以有那么多纠纷、那么多的「不平」之鸣,就是因为对「忠诚」抱持着不切实际的期望。想想看,如果大家都怀着「只要我忠心对你,你就该对我负责」的观念,类似于下的对话定然层出不穷:
  幽怨的员工:我把我的黄金岁月都给了公司,到头来你竟然这么待我!
  反唇相讥的企业主:这些年来你每个月都有薪水和福利可拿,难道你忘了?难道那不是报酬?

  员工满腹委屈:可是我对你忠心耿耿,你就应该重视我、怜惜我、尊重我、帮助我,这是你欠我的!
  企业主也满腹牢骚:多年来我付你的薪水没少过一毛钱、没晚过一天,现在时机歹歹,我请不起你了,这也是我难以掌控的,而你还骂我不公平?
  员工:可是我以为我会终身被雇用。我本来就打算终老于此。
  老板:世事哪有永远的?自由市场讲究竞争,我也没料到一向鼎盛的生意如今一落丈……。
  如此这般,失望、埋怨之声不绝于耳。
  这派学者因此认为,优厚的奖酬制度与良善的组织政策确实可能让员工对企业忠心效力,但是就本质来看,对员工的忠诚度过于依赖是很危险的事,而期望双方以忠诚来做约束,那更是太浪漫、不切实际的幻想。因为,忠诚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模糊、不明确的条件,如果真要让彼此都守信重诺,当初就应该明订契约,将雇主应付的报酬及受雇者应尽的义务,都以白纸黑字规范好,这才是明智之举。换言之,短期的忠诚是可以期待的,合作关系或是聘雇关系可以契约为凭,只要和彼此的自我利益不相抵触就好。例如当今方兴未艾的虚拟企业,运作的方式就是以现实考量结合一群人才,待企划案结束后各分东西,就没有所谓的组织忠诚可言。

是否坚贞?先测试一下:

  他们还指出,出于心甘情愿的忠诚是可敬而宝贵的,可惜多数人的牺牲奉献纯粹是为了自利、自保,更糟的是,是拿来自欺的。这种有条件的忠诚(我对你效忠,是希望你永远善待我)有如陷阱,容易让人安于现状、不求长进,因此,大部份所谓的忠心干部,其实是外头最没得混、别人最没兴趣来挖角的一群庸才,而这些员工以为自身的忠诚能够换取饭碗的保证,是因为他们长久以来就习于依赖他人;有难当头时,他们会习惯性地去依赖家人、工会、政府、老板,就是不学学依赖自己。
  而被裁员大刀挥到的员工责备企业主不忠于承诺,反对派学者对于这样的指责也有另一套看法。他们认为忠诚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,还建议大家不妨对自己的忠诚度测试一番,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么坚贞。
  举个例子,别家老板来挖角,诱你跳槽。工作环境差不多,但薪水比现在高出一成,你怎么说?或许你会摇头。可是两成呢?三成?五成?多出一倍?那么n倍呢?这派学者认为,无论是谁,这时候都应该点头,因为这才是自由市场上经济资源的有效运用。
  再来测试雇主的「忠诚」程度。如果你是老板,无意间找到一个优秀人才,他的才能跟目前在职的部属相当,但是愿意接受那人薪水的九成。或许你会摇头,不愿「背信忘义,辜负员工」。但是如果那人愿意接受只有目前薪资成本的八成呢?一半?甚至一成?
  这派学者认为,每个老板这时候都应该汰旧换新,因为聘雇薪资的陡降表示成本大减,而如果这时你还摇头,就表示你罔顾组织的竞争力,到头来很可能企业连自保都来不及,怎能顾及其它员工的饭碗。

学会为自己负责:

  这样的颠覆有理乎?读者可以自行评断,不过,对大多数的人来说,这样的思维显然很难接受,最主要的原因,是这种由来已久、极为普遍的观念改变不易。尽管反对派人士强调,这里讲的是职场上的「忠诚」,但是许多人还是会将它和人生非关工作的其它层面混为一谈,例如婚姻的盟誓、友情的坚贞,而其实这些层面的忠诚本质是不尽相同的。另外,这种论调可能会导致某些令人忧心的后遗症,例如企业组织或许会拿这些理由来为裁员措施撑腰。不过,凭心而论,任何企业都应该表现出尽量照顾员工的诚意,即使不得不裁撤员工,也可以温和的手法为之,切莫为裁员而裁员,为颠覆而颠覆,否则定然利少弊多;毕竟,为人之道在于有情有义,组织亦然,无情无义的形象对于企业势必会造成伤害。
  另一方面,这种论调或许可以刺激大家另一个角度的思考,让大家得到一些启示。第一,劳资双方对于忠诚不要抱持不切实际的期望。例如优秀的员工心有别属,企业主要慰留,该以实际而有效的方式为之,不要只以忠诚的观念期之责之。或是当公司因现实考量无法续聘时,员工也不要拿忠诚当做挡箭牌,这是缺乏担当的作为。换句话说,「忠诚」不宜当作筹码来谈,因为它和现实并不相干。
  最重要的一点是:大家都要学会为自己负责。组织讲求竞争优势,个人亦然;那些打算以输诚的方式图个终身依靠的员工总有一天会发现,忠诚配上能力可以相得益彰,但徒有赤胆忠心,是一点也靠不住的。是的,怨天尤人没有用,愤世嫉俗没有用,自己的能力、本事才最可靠。那些对忠诚嗤之以鼻的专家学者希望大家擦亮眼睛看清楚的,或许就是这一层重要的意义吧!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领导者的逆向决策思路 (领导艺术)

下一篇:再见了 大别山(视频)

评论 (9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牛奶
    牛奶 : 大部份所谓的忠心干部,其实是外头最没得混、别人最没兴趣来挖角的一群庸才,而这些员工以为自身的忠诚能够换取饭碗的保证,是因为他们长久以来就习于依赖他人;有难当头时,他们会习惯性地去依赖家人、工会、政府、老板,就是不学学依赖自己。

    2009-05-26 08:06

  • (游客) : 深有感受

    2009-02-02 08:06

  • 薛秀香
    薛秀香 : 大家都要学会为自己负责。

    2008-12-17 19:30

  • 林娇
    林娇 : 人人都能做到为自己负责,那么不管是一个企业,还是整个社会都将是一番新的气象。

    2008-12-17 13:12

  • 杨 芳
    杨 芳 : 认同。大家都要学会为自己负责。

    2008-12-16 18:14

发表评论
验证码